小可爱大秀app下载

,最快更新试婚365天:霍先生,违规了!最新章节!

看见宋千星后,霍靳北蓦地站起身来,走向了她。

眼见霍靳北这样的姿态和神情,宋千星控制不住地微微后退了两步,微微蹙了眉看着他,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然而,虽然她已经退开了几步,霍靳北却还是缓步走到了她面前,直至她后背抵住栏杆,退无可退。

“宋千星。”霍靳北张口喊了她一声,声音喑哑低沉,“我有话想跟说。”

这氛围实在是有些古怪,一瞬间,宋千星控制不住地愣了愣,回过神来之后,她忽然伸出手来推了霍靳北一把,“等等,慕浅喊我回来的,她应该是找我有急事。有什么话,以后再说吧!”

说着,宋千星便大步走向慕浅卧室的方向,伸出手来就开始砸门:“慕浅!我回来了!有什么事赶紧出来说!”

卧室里没有回应。

宋千星顿时砸门砸得更响,“喂!不是说有事要我帮忙吗?再不出来,我可不帮了啊!”

她正砸得起劲时,房门骤然打开,宋千星张口准备说话,却发现开门的人竟然是霍靳西。

宋千星一愣,连忙道:“老婆呢?”

“不睡,其他人要睡。”霍靳西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“再敢砸一下门,我立刻让人把赶出去。”

青葱美女清纯甜美照

宋千星又是一愣,还没回过神来,面前的门已经“砰”的一声又关了起来。

而她回过头时,先前那个说有话要跟她说的人就站在她来时的位置,静静地等着她。

宋千星迫不得已转身,重新一步步走向他时,整个人已经是一副极其疲惫的姿态。

她原本是打算直接上楼的,霍靳北却挡在了楼梯口。

她仿佛这时候才想起来他的存在一般,“啊”了一声之后,勉强抬起眼来看他,“刚才说有话要跟我说?想问什么?啊,肯定是想打听依波的事情吧?虽然我一贯瞧不上这种追女人的手段,不过既然是想要追我的好朋友,我也希望她能开心,那就勉为其难告诉一些吧。想知道哪方面?衣、食、住、行?尽管问吧!”

“我没打算问庄依波的事。”霍靳北说。

“嗯?”宋千星微微挑了挑眉,“那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?麻烦让让,我想上楼去洗澡。”

说完,她就准备绕过霍靳北上楼,然而霍靳北却蓦地伸出手来,拉住了她。

宋千星顿时就不耐烦起来,“喂!”

霍靳北攥着她手腕的那只手却并没有松开丝毫。

他看着她,缓缓开口道:“我想跟说的是,我是一个私生子。”

听见这句话,宋千星蓦地怔住,然而片刻的怔忡之后,她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,抬眸看向他,“哈?就是想跟我说这个?这个关我什么事啊?没有必要告诉我吧……”

“有必要。”霍靳北看着她,继续道,“因为曾经说过,私生子女是这世上最恶心的出身,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。”

宋千星再度愣住,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一般,“是吗?原来我说过这样的话?那我只能说,我并不是针对,如果不小心波及伤害到了,那么,我很抱歉。”

说完,宋千星便准备挣开他继续上楼,谁知道霍靳北却还是没有松手。

“如果说这句话是无意,那我能不能问一句,我的私生子身份,会不会影响到对我的观感?”

宋千星没想到霍靳北会说出这句话来,愣了片刻之后,才又开口道:“别人的事,其实跟我没什么关系。所以是什么出身,不用对我说明。”

“好。”霍靳北只回答了一个字,忽然就松开了她的手。

宋千星只觉得迷惘。

事实上,今天晚上,霍靳北每说一句话,都让她觉得迷惘。

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那么说,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,也不知道他还会说出什么话来。

所以,她又愣了愣,才又开口道:“所以,说完了吧?我可以上去了吧?”

“我说完了。”霍靳北说完这几个字,没有再多停留,缓步朝楼下走去。

宋千星在楼梯口又呆立了片刻,才快步上楼,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,“砰”地关上了房门。

二楼,霍靳西和慕浅的卧室里,慕浅紧贴着门,扒拉着门缝听到这里,眼睁睁看着两个人一上一下,短短几句话之后就没有了交集,不由得愣住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慕浅说,“我居然没搞懂,霍靳北他这是在干嘛?”

霍靳西抱着女儿倚在床头,闻言瞥了她一眼,道:“表明出身,征求同意,很难懂吗?”

“征求同意?”慕浅回到床上,道,“他征求到什么同意了?真是个费劲的男人,有话不能明说吗?不过说起来,们霍家是有这样的遗传基因吧霍靳南、霍靳北,好像在这方面都是一个调调,总是一不小心啊,就错过很多年……啧啧,真是自己找罪受。”

霍靳西听了,又瞥了她一眼之后,忽然伸出手来,将睡着的女儿放进床边的小床里,随后就直接将她揽进了怀中。

“干嘛?”慕浅警觉道。

“不是说错过了很多年吗?”霍靳西说,“那就都补回来。”

两个人闹腾了一通,正要正式进入“补回来”的阶段时,房门口忽然又传来熟悉的砸门声——

只是这一次,外面的人只砸了一下,大概是想起霍靳西的警告,硬生生地忍住了,转为用嗓子喊:“慕浅!给我出来!我知道还没睡!是着急忙慌地叫我回来的!倒是给我个交代啊!”

慕浅躺在霍靳西身下,眼见着霍靳西准备不管不顾做自己该做的事,她连忙用力推开他,“就不怕她吵醒女儿啊——”

话音落,慕浅就已经坐起身来,整理了一下衣着,裹上睡袍走到门口,又回头看了一眼也重新裹上睡袍的霍靳西,这才放心地开了口,看向站在门口的宋千星,“想说什么?”

“不是喊我回来的吗?”宋千星冷着脸看着她,“该是我问有什么任务给我才对。不是要演戏吗?剧本呢?拿来啊,我给演!”

慕浅倚着门框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伸出手来拍了拍宋千星的肩膀,道:“我跟霍靳北是没有合谋过的,他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,其实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所以,犯不着为此迁怒于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