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2直播app色版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他下了一步好棋,她原本应该高兴,可是她这样的表现,却明显不是高兴该有的样子。

对陆与川,她究竟抱着怎样的感情,她自己知道。

万幸的是,他也知道。

所以,他才尽力不让她参与到这次的事情中来。

偏偏她身在其中,不得不参与。

霍靳西伸出手来,重新将慕浅揽入怀中,低声道:“那就好好观棋,恭喜我好了。”

慕浅蓦地笑出声来,随后道:“那怎么够?我应该身体力行,为庆祝一番才对。”

她一面说着,一面就拿手轻轻抠起了他胸前的衬衣。

这一动作暗示性实在太过明显,霍靳西低头看了一眼,很快伸出手来捉住了她的手。

慕浅实在是太了解他了,不过是顺口一逗,原本也没报什么希望,见他这样,她很快就准备收回自己的手。

没想到霍靳西却仍旧捉着她不放。

爱包包的女孩

慕浅抬眸看他,却听霍靳西缓缓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回去吧。”

慕浅瞬间睁大了眼睛,同时控制不住地笑出了声,“这样不好吧?我还要陪沅沅呢!而且都走到这里了,也不上去看看沅沅吗?”

“有容恒在,对她而言,我们都是多余的。”霍靳西低低道,“当然,对我而言,他们也是多余的。”

慕浅忍不住吃吃地笑了起来,还没笑完,就被霍靳西塞进了车里。

……

楼上,刚刚走进病房的容恒忽然就打了个喷嚏。

听到声音,陆沅蓦地一抬头,这才看见他。

“这么快就到了?”陆沅想起刚才那个电话,不由得问了一句,随后才道,“感冒了吗?”

“当然没有。”容恒说,“我身体好着呢,从来不感冒。肯定有人在背后说我。”

听到这种迷惑性发言,陆沅不由得笑了笑,容恒看她一眼,走到了她面前,弯下腰来看着她,“我这一走,气色倒是挺好的。”

陆沅抿了抿唇,随后才道:“说明我在一点点康复啊。”

容恒却明显不是那么高兴的模样,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随后才又道:“那我这整整一天多的时间不在,想我了没有?”

陆沅安静地跟他对视许久,才终于缓缓点了点头。

“真的?”容恒蓦地又逼近了一些,执着追问。

陆沅被他逼得退无可退,终于又应了一声,“真的。”

容恒却仍旧不满意,“真的什么?”

陆沅终于被他逼得低下了头,再不肯多说一个字。

容恒顿时又不高兴了,“就多说两个字,有那么为难吗?”

“就两个字,又何必为难我。”陆沅回答道。

容恒瞬间感觉到了针锋相对,这分明是挑衅,偏偏对手是她,他能有什么办法?

最终,他也只能忍下自己心里那口不甘心,随后道:“昨天我去看了外公和外婆,跟他们说了我们的事。”

闻言,陆沅不由得微微一顿,凝眸看向他。

容恒缓缓笑了起来,“他们很高兴,叫我等好了之后,带去看他们。”

陆沅听了,耳根隐隐一热。

“所以——”容恒故意拖慢了语调问。

“好。”陆沅回答。

容恒侧目,“我还没问呢,就说好?”

陆沅闻言,顿时感觉到不妙。

果然,下一刻,容恒就抓住了她的手,“我本来是想问出院之后要不要去我那里住,既然已经答应了,那就不许再反悔了!”

陆沅登时无言以对。

这个男人,还真是个长不大的大男孩啊。

……

虽然容恒一厢情愿地认定了这个因口误而产生的约定,然而到了陆沅出院的那天,陆沅还是被接回了霍家。

容恒这天实在请不了假,因此在下班之后,才匆匆赶来。

走进陆沅房间的时候,便看见陆沅正在用一只手整理衣服。

他心头顿时大喜,上前道:“手不方便,为什么不叫人帮收拾?”

他一面说着,一面就自然而然地接过了陆沅手中的衣服,“我来。”

陆沅张口欲言,容恒却已经转头找起了行李箱,“箱子呢?没有吗?幸好我带了一个来,在车里,我去拿!”

“哎——”陆沅连忙喊住他,“不是!”

容恒已经走到门边,闻言一下子顿住,回过头来看她,“什么?”

“这些是换季的衣服。”陆沅说,“我收起来,准备不穿了的。”

容恒闻言,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毛衣,这才回过神来,应了一声之后走回来,“那要带走的衣服呢?都收拾好了?”

“走?”门口蓦地响起慕浅的声音,“往哪儿走?”

容恒一回头,看见倚在门边上的慕浅,理直气壮地回答:“当然是去我那里住了。我屋子都收拾好了!”

慕浅闻言,挑了挑眉,看向陆沅,“是吗?那叫我帮租的那个房子,是要退租?”

“不。”陆沅忙道,“别退。”

“租房子?”容恒疑惑地看向陆沅,“租什么房子?”

慕浅眼见自己的作用已经达到,转身就又走开了。

陆沅这才道:“浅浅说我的工作室不是能住的地方,所以我只能又租了个房子——”

容恒蓦地拧了眉,“不是说好去我那里住的吗?好端端的租什么房子?是觉得我那里不够好,还是自己钱多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陆沅回答。

容恒微微冷了脸,随后道:“只是因为不想跟我一起住,是吧?”

“我只是想有自己的地方。”陆沅说,“这样会方便一点。”

“我那里有什么不方便的?”容恒说,“我也是想好好照顾!”

陆沅听了,抿了抿唇,缓缓道:“要是愿意,也可以随时上我那里去。”

容恒还在气头上,闻言张口就准备反驳,反应过来却蓦地顿住,心头也说不清是高兴还是恼火,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:“我去那儿?那不是……成小白脸了我!”

陆沅正准备回答,容恒却已经朝她伸出手来,“手机给我,有照片吗,我看看房子什么样。”

陆沅依言找到房间的照片递给他,容恒接过来一看,脸色凝了凝,“就这么点大?这不就是一个大开间吗?也太小了吧!”

“我自己住,也不养宠物,已经很宽敞了。”陆沅回答,“价钱、地段也都合适。”

容恒听了,脸色不由得又僵了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