芭乐视频不看不行幸福宝

如果鲁裔生不是自己的兄弟。

如果鲁裔生跟自己的关系没那么好。

如果鲁裔生……

妈的,弄死他算了。

“老大你摸!!我痔疮真没了啊!!”鲁裔生激动地一蹦三尺高,捂着自己高肿的屁股,一把就拽住了陈闲的手,“我还发愁要不要去医院割了算了……老大我谢谢你啊!”

“不用谢……你先撒手……”陈闲脸色苍白地说道,使劲挣扎了几下也没能挣脱鲁裔生的手。

“哎呀你别跟我客气啊!”鲁裔生一脸热切地望着陈闲,拍了拍自己的屁.股,“前两天我痔疮犯了还疼呢,要不是老大你……”

“你什么时候有痔疮了?”李道生忽然开口问道,表情非常的疑惑,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
“我有痔疮还得主动告诉你?”鲁裔生白了李道生一眼。

李道生百思不得其解地望着鲁裔生,眉宇间写满了疑惑,似乎怎么都想不明白。

“我们在一起住的时间也不短了……我怎么没发现你有痔疮呢……”

“我特么……”

花样少女海边条纹比基尼充满青春诱惑气息

鲁裔生张开嘴刚想骂他几句,可就在这时候,他却忽然感觉有几道看着自己的目光正变得古怪起来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关系这么近的吗?”陈闲小心翼翼地问道,生怕一不小心戳伤了他们俩的玻璃心,“连痔疮你们都能……”

“???”李道生一脸问号,毕竟他还年轻不懂的事太多。

“……”鲁裔生恨不得当场自尽,因为他这个老油子已经听出了陈闲的弦外之音。

就在鲁裔生想要辩解几句的时候,只听许雅南发出了一阵“啧啧啧”的声音,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诡异起来,语气中更是藏着说不出的暧.昧。

“你们谁上谁下?”许雅南不动声色地开起了车,脸上满是兴奋与好奇,“还是说你们是换班来的?上下都行?”

“我特么……”鲁裔生气得脸都红了。

“哎呀还害羞了!”许雅南表现得更激动了,两只眼睛都冒着刺眼的大星星,“快跟姐姐说说,咱们都是自己人,别不好意思啊!”

鲁裔生深吸了一口气,回头看着陈闲,然后指了指绑住自己右腿的那条金属触手。

“老大你先松开。”

“哦哦好!”

见触手离开了自己的腿,鲁裔生又别过头,冲着一旁的李道生勾了勾手指。

“来,小六子你过来。”

“我被绑着呢!”

这次不等鲁裔生开口,陈闲就主动帮李道生解了绑,然后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们俩,脸上的表情无比微妙。

被解绑之后李道生先给陈闲道了一声谢,然后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四肢,这才慢慢悠悠的向鲁裔生走来。

鲁裔生此刻已经等不及了,直接气势汹汹地飞奔了过去,不等李道生来得及反应,他跳起来就是一飞脚,二话不说就李道生踹成了滚地的葫芦……

“卧槽你打我?!你打我干什么?!”

“老子的一世英名都被你给毁了!我特么今天跟你拼了!”

“你别乱来啊!再跟我没轻没重的当心我拿锈剑劈你!”

“你劈一个试试!小不点!过来帮我揍他!”

此刻黄巾力士已经恢复了原型,变回了那个可爱的正太小不点,他听见鲁裔生的话直接就没动作,看样子是懒得搭理这个脑抽的废物主人,默默向着陈闲他们就走了过来。

与此同时,被解绑的骷髅先生与许雅南也是如此,纷纷围到了陈闲身边,跟看戏似的看着快打成一窝猪的鲁裔生两兄弟。

“我都说了要小心小心了,你这丫头真是……”许雅南在木禾走过来的第一时间就迎了上去,捏住木禾的脸颊轻轻拉扯着,似乎还没从之前的失败里走出来,“你都要把我气死了!”

“对不起嘛……我下次一定不会了!”木禾被扯着脸说话也吐字不清,可怜巴巴地望着许雅南为自己辩解道,“再说我也不是故意的呀……谁知道陈闲反应这么快……而且他都不留手的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木禾又气呼呼地瞪了陈闲一眼。

“没错!都怪你!你为什么不给我放水啊!”

“……”

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。

这个道理,陈闲终于悟到了。

“对啊,陈闲你刚才也不说下手轻点,都快把小木禾甩成大风车了……”

“嗯嗯!对!都把我转得头晕了!”

“这是模拟战……我怎么可能给你们放水……再说我也已经够放水了啊……”陈闲委屈地辩解道,在两女的目光下,他连说话的声音都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许多,生怕说话大点声给她们俩留下可以用来批斗自己的话柄,“我要是用刀你们连一回合都撑不住……”

陈闲这话所言非虚。

从第一场模拟战开始直到现在,他从未在其他人面前动过那把锯肉刀,因为他很清楚那把刀一旦挥出就很难控制……若是一不小心伤到自己人,那是怎么算都划不来的,所以在这几十次模拟战中,陈闲的战斗方式永远都是赤手空拳的搏击或是利用寄生体去作战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陈闲确实是放水了。

“哼哼!我不管!反正就怪你!”木禾将甩锅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致,根本就不管陈闲怎么辩解,反正就是摆明了要让陈闲顶上这口大黑锅,“你放水的话,刚才我们就赢了!”

“那你怎么不说我一开始就认输你们就赢了?”陈闲无奈道。

“一开始就认输……”木禾若有所思地看了许雅南一眼,想让这个大姐姐帮自己分析一下,“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?”

“你说呢?”许雅南哭笑不得地反问道。

为了不让木禾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,陈闲回头看了一眼,见鲁裔生跟李道生还在玩近身搏击,他直接喊了一嗓子。

“别打了!都过来!”

此刻鲁裔生跟李道生都打红了眼,完全就是谁也不服谁,你踹我一脚我回你一嘴巴子,打得不亦乐乎压根就没听见陈闲的话。

鲁裔生是觉得李道生不会说话害得自己的一世英名一朝丧尽,而李道生则不明所以,完全就觉得是鲁裔生狗脾气上来了欠揍,所以两个人打得不可开交谁也没有停手的意思,最后还是陈闲冲上去一人给了一脚,他们这才冷静下来。

“回去老子再收拾你!”

“看谁收拾谁!老子的锈剑可不是吃素的!”

“你狂个屁!我还有黄巾力士初号机!到时候你看看是谁……”

在地下广场的中心区域,众人像是以往一样,在模拟战结束后便盘坐成一圈,准备进行战后总结。

“这次你们表现得很不错,尤其是你。”陈闲用手托着下巴,很无奈地看了鲁裔生一眼,“我差点就被你阴了!”

“嘿嘿……”鲁裔生挠着头笑了起来,看样子还挺自豪的。

“老六跟雅南也有进步,还有骨头跟小不点,你们对自己的能力控制得比以前更好了。”陈闲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
“我呢我呢!”木禾举起了手。

“你……”

陈闲欲言又止,正琢磨着要怎么给她一个婉转客观的评价,手机却突然间响了起来。

拿起一看,是霍胖子打来的电话。

“喂?霍叔?”

接通电话的时候,陈闲心里还在琢磨,是不是宁川又有哪出现异案了?如果不是出了案子,霍胖子怎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来?

“小陈?你们打完了吗?”霍胖子在电话那边说着,不时还能听见敲击电脑键盘的声音,“我打电话没影响你们吧?”

“没影响我们。”陈闲答道,又问,“突然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急事吗?”

“急事……倒不是急事吧……就是刚接到一个消息……”

霍胖子说到这里的时候,电话那边敲打键盘的声音停下了。

“昆仑会的宁川分会场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,现场验证身份的时间也确定了,就在后天早上六点,这消息是我们内部刚传出来的,还没有对外公布……”

话音一落,霍胖子笑了两声。

“你们这两天准备准备吧,后天去露个脸,估计再过不了几天选拔赛就要开始了。”

“这么快?不是还有半个月吗?”陈闲满头雾水地问道。

闻言,霍胖子也显得很疑惑,嘴里嘀咕着。

“我也不清楚……好像时间一直在改……可能举办方有什么顾忌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