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s蓝奏云分享软件集合

姓名高峰

种族人类(变种基因携带者)

气力四十八

敏捷四十九

精神五十一

技能精准射击、沾衣十八跌、家常菜烹饪、五脏导引术、目击之术、罗摩内功、预知未来

任务完成金刚狼的起源

时限十年(已解除,当前可停留时间三年十个月二十五天)

惩罚任务失败随机抹除雇主一项固有技能(已失效)

奖励《金刚狼》世界资源抽奖一次

……

如往次一般做出停留选择,当即定格的世界如若万物复苏般再次充满鲜艳的色彩,在系统力量下褪去的灰尘气息都再次浮起,萦绕在了高峰的鼻尖。

漂亮灵巧空气感少女梦幻写真图片

金刚狼一脸茫然之色,听不懂高峰话语中的意思,但是他摸到了脖子上挂着的军牌,正面是被机器压出的‘wolvere’字样,后面则是一串数字和他的名字‘罗根’。

他眉头紧锁,试图回忆起任何一丝关于这一切的信息,然而,脑海回应给他的是一片空白。

在强悍的变种天赋自愈因子的效果之下,被损毁的大脑可以再生,其中所承载的记忆却不会随着大脑再生而填充在脑海中,也正是因此,他不再是詹姆斯·豪利特,不再单纯是罗根,他是金刚狼!

系统认证,绝对属实。

没有理会这位懵懂的孤狼,高峰收起手里的枪支,这支由艾德曼合金特制的左轮手枪,足以作为此次旅程的纪念品了。

“喂!你究竟是谁?还有,我是谁?”

金刚狼望着高峰的背影,迷茫地呼喊道。

高峰微顿了一下身形,随即头也不回地挥挥手,只脚下踏了一下,随手抓起一块小小的碎石,中食两指夹住继而霍然向斜前方甩出。

啪!

“嗯哼!~”

不远处靠在残渣废墟上的凯拉·弗罗斯特身体因紧绷而忽然弓起,紧接着便感受到克制她身体动作的某种限制消失,惊讶闪过,慌张与忧虑之色在她面容上浮起,当即站起身来,脚步迈出去后却又蓦然顿住。

望着迎面走来的男人,她瞳孔微缩,欲要后退躲避却脚下踉跄,差点跌倒在地。

“呵呵!不必这么紧张,凯拉。”

高峰微笑着看向凯拉·弗罗斯特,这副阳光俊朗的模样无形中给人好感,但这显然不包括凯拉·弗罗斯特。

她戒备地看着他,同时目光余角不停地扫向周围左右,明显是在寻找某些能够成为依仗的东西或是人。

“罗根呢?你把他怎么样了?!”

她嘴唇紧抿,脸容紧绷地喝问道。

“他失去了他的部记忆,对他来说,凯拉,你已经是一个陌生人般的存在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

凯拉·弗罗斯特闻言瞪大了双眼,不敢置信地叫道。

“凯拉,我希望你也能忘记这一切,罗根的确是个好男人,但他不会是个好归宿,离开他吧。”

高峰叹息一声,摇摇头笑道“当然,这与我没有关系,只是对你的最后一次告诫,我要离开这座岛,你们也该离开了。”

说着这话的时候,远处消防车警车的声音已经悠悠传来,已经距此不远了。

三里岛基地的存在消防局和警局当然不会知晓,但三里岛毕竟核电站,一旦发生核泄漏事故后果不堪设想,此刻即便只是一座冷却塔崩塌,还没有任何核泄漏的迹象,为了预防万一以及探查冷却塔崩塌的原因究竟,消防局和警局都已经快速行动起来,以备不时之需。

叮嘱了一句后,高峰摇摇头不再理会凯拉·弗罗斯特,这本来就是他随口一说,至于对方是否会听从,对此他不抱任何希望。

不过即使这很可能是一句废话,他还是说了出来,他相信任何作为都不会是毫无意义的。

纵览金刚狼的一生,他从未获得过真正的安稳,他就像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一般,每每遭遇劫难,但最终消逝的只有他身边亲近的人,只留下一颗心愈发伤痕累累的他。

高峰臆想着凯拉·弗罗斯特若是就此离开金刚狼,对于她来说,应该是有益无害的。

因此他纵然能够预料到凯拉·弗罗斯特的选择,但开口告诫一语,总是不会浪费生命力气,至于她是否回去考虑,那就与他无关了。

选择总是要站在岔路上的人自己去做的。

他直接向着崩塌的冷却塔废墟赶赴而去,纵跃横跨,轻易从狼藉不平的废墟上穿过,步履轻盈地踏在一块巨大的冷却塔碎片上,忽然顿住了脚步。

随即便俯下身来,伸出手扫开碎砾灰土,一个光溜溜的脑壳便映入了眼帘。

“你醒过来了吗,韦德?”

嘴角带着轻笑,他将周围的沙土碎石都扒开,捧起一个眼眶上下被烧灼成黑色、嘴唇上还有被穿针过线封住痕迹的脑袋。

正是十一号武器死侍,又或者说,是韦德·威尔逊!

“吧唧~吧唧~”

死侍像是还没睡醒一般,吧唧着略显可怖的嘴巴,脸上表情极为丰富地挤眼弄眉,接着像是在做什么美梦一般还傻笑了两下,口水都差点流出来。

高峰翻了个白眼,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,接着一手托住死侍的脑袋一手随臂扬起、挥出。

啪!

清脆的拍击声里,还在做着不知道什么美梦的死侍立刻瞪了眼睛,一脸惊恐地大叫起来。

“萨诺斯!!”

喊声满含愤怒和慌张,像是在偷人家老婆的时候被抓了个正着,但偏偏那也是他的真爱,因此除了愤怒和慌张意外,还有一种挑衅与你来打我啊的疯狂无畏。

“喂喂!韦德,你串台啦!”

高峰嘴角抽搐,啪的一声,又是一巴掌下去。

“你敢打死侍老爷!小子,你迟早要完!看我不拿刀放在编剧脖子上把你搞~死?唉唉?!”

死侍气急败坏中又带着一丝不着调地威胁着,忽然看清眼前的这个人,一张脸顿时化作了懵逼。

“让编剧搞死我?”

听着死侍的‘疯话’,高峰眉毛一挑,一脸古怪地看着手里的这颗死侍脑袋,试探着问道“你能打破第四面墙?”